您所在的位置:中国水工业网 > 一周热点排行 >
曲久辉院士:后疫情时代水环境水生态保护应从四方面着手
中国水工业网|时间:2020-10-23 10:50     编辑:admin



 

  2020年环境领域发生最大的事件莫过於新冠肺炎疫情突然爆发,席卷全球。疫情发生后,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环境学院特聘教授曲久辉领衔中国工程院相关院士团队,迅速投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环境风险防控”应急攻关项目,取得全新研究成果。近日,人民网记者围绕水环境水生态领域相关问题对曲久辉院士进行了专访。

 

  水环境水生态病毒安全研究应从认知、溯源、调控和建库四方面着手

 

  “如何精准、快速和安全的检测环境介质当中的典型病毒,是后疫情时代水环境面临的首要问题。”曲久辉在接受人民网记者专访时表示,未来的水环境水生态病毒安全的研究应该从认知、溯源、调控和建库这四个方面着手。

 

  曲久辉谈到,疫情与水环境水生态变化的研究要面向未来、面向前沿、面向科学、面向实际、面向健康等重大课题,归结起来就是要深刻理解和科学认知人与自然、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在溯源研究中不仅要研究传统的化学污染因素,还需要进行环境学、生态学、生物学、化学、植物学、动物学等多学科交叉研究,在研究过程中实现微观、中观和宏观的综合,形成揭示规律和数据建库的研究方法,对现象、机理、过程进行一体化深入探讨。在调控中,通过对环境介质中病原微生物的风险评估、传播控制与高效灭活,提出保障生物安全的原理,并建立相应的技术方法体系,例如复工复产复学,恢复供水用水时,应提前评估城市供水系统中水质的生物安全性。

 

  疫情终将过去,但它对我们的启发是深刻的,对我们的影响是长远的。在后疫情时代,水环境水生态如何保护?

 

  对此,曲久辉提建议,首先,在考虑常规化学污染物的同时,必须把病原微生物考虑进来,否则水环境系统和生态系统是不安全的,后疫情时代这一点应变成社会各界共同关注的问题。其次,世界上到底有多少病原微生物、有多少病原微生物感染或者影响人类,人们现在仍然知之甚少,因此,对环境病原微生物的调查研究是极为重要的。

 

  “最后,应进一步完善国家的公共卫生体系,把环境和生态纳入体系当中。生态破坏和环境变化可能是导致疫情发生的重要因素。历史上很早就有生态破坏或水污染导致严重疫情的案例,如:草原过度开垦导致鼠疫爆发﹔犰狳的捕杀导致麻风杆菌在全世界传播,进而导致麻风病爆发......这些案例均指向一个事实:一些重大疫情的发生和生态环境变化存在着某种必然的联系。因此,环境质量改善与生态风险防控的兼顾协同尤为重要。”曲久辉补充道。

 

  概念水厂:引领中国污水处理事业新变革

 

  推进污水处理厂建设升级,是持续优化水生态环境的重要路径。

 

  1984年,中国第一座大型城市污水处理厂在天津建成并投入运行。几十年来,中国城市污水处理事业快速发展。然而,可持续发展理念的缺失,导致污水处理迅速成为一个高能耗、高物耗行业,并在很大程度上阻断了能源与资源的循环利用。

 

  2014年,以曲久辉院士为首的六位专家提出“建设面向未来的中国污水处理概念厂”,“污水概念厂”这一命题应运而生。

 

  “概念水厂,即建设一批面向2030年,实现水质永续、能量自给、资源循环、环境友好的城市污水处理厂,以期通过这项事业集聚力量,凝聚共识,引领中国污水处理事业跨越发展。”曲久辉对人民网记者介绍说。

 

  “建设概念水厂,是世界大势、行业大道。”曲久辉认为,概念水厂最重要、最核心的是引导中国污水处理厂的建设运行和管理发生变革,推出面向未来的工艺、技术与装备,促进产业升级。

 

  污水是资源,污水处理厂是资源工厂。污水里富含的磷是重要的地球稀缺资源,污水中的碳也可以转化成能量。如果城市的污水都被回收利用,它能成为城市的第二水资源,解决城市大约50%的用水问题。

 

  从2016年亚洲最大地下污水处理厂及其“屋顶”的湿地公园——北京槐房再生水厂的投产运行,到2020年底即将落成的宜兴污水处理概念厂。中国的污水处理事业正在从跟跑逐步变为领跑。

 

  “在污水的回收方面,要充分考虑清洁生产模式,优先进行能量回收,将农业、绿化等营养物质直接利用。未来的发展方向是要选择最合适的方式,用最经济的手段实现物质和能量的回收利用。”曲久辉说。

 

  长江经济带城市水环境保护应在发展中取得平衡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生命河,也是中华民族发展的重要支撑。党中央明确指出,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战略定位必须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长江经济带城市水环境与水生态保护变得尤为重要。9月12日,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水环境与水生态分会年度报告《长江经济带城市水环境与水生态——基於生态文明视角的观察与思考》核心内容发布。

 

  作为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水环境与水生态分会会长,曲久辉谈到,长江和城市既有相互依存的关系,也有相互影响的关系,城市依江而建,依水而兴。没有长江就没有沿长江现在的城市形态,也就没有长江现在这样的污染。如何在长江塑造城市与城市影响长江两个维度下,形成保护和发展的平衡,长江水质目标管理和长江生态系统的目标管理是重中之重。

 

  曲久辉指出,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是评估城市对长江的污染及其影响,例如“长江沿岸城市到底对长江的污染、对长江生态系统影响如何?控制长江污染负荷,减什麽污染物?在哪里?怎麽减?减多少?”

 

  曲久辉表示,有效控源首先要核算这条河里有多大的容量,最大日负荷是多少,不同断面不同的区域,它的生态承载力也是不同的。其次,要知道在这个流域能排出多少污染物。根据排量如果达到某种水质目标的时候,就必须得确定它减少多少排量。最后我们再按照流域水体功能和水环境的容量,再分配它的负荷,只有这样才能解决瓶颈问题。

 

  回首过去,我国的水污染治理,水环境保护已经走过了漫长的路程。在曲久辉眼中,真正好的生态系统才是水环境质量好转的根本保证。践行“两山”理论才是打赢碧水保卫战的根本途径。

 

 

  “绿水青山,是留给子孙万代的财富,也是我们当今要努力保护的,并且使真正成为造福子孙万代的金山银山。”曲久辉说。




来源:人民网

我的评论  中国水工业网网友留言只代表中国水工业网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水工业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热点专题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