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水工业网 > 行业资讯 > 国内行业新闻 >
水战争:当企业遭遇“旱灾门”
中国水工业网|时间:2010-04-29 09:54     编辑:张洋

  为“水权”而战


  水战争的本质可以归结为一个问题——水的性质是什么?用水是一种全人类可以共享的基本人权,还是像煤、石油一样是一种可定价的商品?而谁又拥有处置水资源的权利?


  2010年4月5日,首届湄公河委员会峰会在泰国闭幕。泰国、柬埔寨、老挝和越南四国政府首脑出席本次峰会,中国与缅甸作为对话伙伴与会。在会上,中国向各方提供大量水文数据,缓解了近期受到的外部指责—泰、柬、老、越、缅五国舆论认为中国在澜沧江建设大坝,加剧了下游国家旱情。


  对话与解释更多的是政治姿态,并不能立时解决现实中的问题。正如业内人士所言:该区域各国虽有多年的对话合作史,但跨国界的水管理机制仍在摸索,水资源短缺引发的矛盾仍未得到根本性解决。


  在世界范围内,因争夺水资源引起的冲突,湄公河甚至算不上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全世界至少有214条河流跨越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国家,其间充满了现实和潜在的冲突:以色列、巴勒斯坦、黎巴嫩、叙利亚和约旦为约旦河打得不可开交,多次爆发战争;印度和巴基斯坦在争夺印度河;印度和孟加拉国在争夺恒河;土耳其、叙利亚和伊拉克在争夺幼发拉底河;埃塞俄比亚、苏丹和埃及在争夺尼罗河,等等。据《联合国水资源开发报告》统计,在过去50年中,由水引发的冲突共507起,其中37起是跨国境的暴力纷争,21起演变为军事冲突。


  “水战争”,上升为暴力乃至武装冲突,是极端情况,在大部分时候,它表现为一场桌面上下的争夺。


  水战争,源于两个根本原因—水资源的短缺和污染。


  尽管地球表面70%由水构成,但其中真正能为人类所用的不足千分之七。但仅20世纪,地球上的人口就增加了3倍,用水量增加了6倍。而到本世纪中叶,全球人口会再增加30亿,其中绝大多数分布在用水短缺的国家。中国人均水资源拥有量不足世界平均水平的1/4,而且,中国正在掀起世界历史上前所未见的工业化、城市化浪潮,用水缺口每年都在加大。


  污染则进一步恶化了短缺问题。水污染与水短缺在很大程度上互为因果:缺水导致污染物难以被稀释,污染又极大地恶化了缺水问题。人们每多用一吨水,就意味着至少多排放0.7吨的污水,而这些污水会污染几十倍于自身的净水,而且治理费用高昂。


  “水战争”的形态


  “水战争”主要体现在国际、国内两条战线,四种不同的战争形态。


  国际层面,分为“有形战”和“无形战”。有形战出现在处于同一流域、存在上下游关系的国与国之间,典型如此次湄公河流域纷争。同样,中国与邻近的印度、俄罗斯也因水资源时有摩擦。几个月前,印度媒体撰文指出:中国北方的持续干旱将迫使中国调用由西藏流经印度的水,中印很可能在2020年为争夺水资源爆发战争。而2005年11月的松花江水污染事件,曾一度让中国与俄罗斯的关系紧张。


  有形战虽然日趋激烈,尚非心腹之患,真正可怕的是无形战—粮食战争。


  与大多数人的直觉相反,农业用水占到世界用水总量的3/4,工业用水不及1/5,而生活和城市用水仅占1/10。除非是跨境流域,大部分情况下,水资源的管理和分配都是一国之内的事情,但现在,通过国际粮食贸易,水战争正在世界粮食市场上演。


  进口谷物是最有效的获得国际水资源的方式,1000吨水才能产出1吨谷物,因此很多国家政府暗地里在利用谷物进口来平衡各自的水账。举个例子,墨西哥从美国进口用水70亿立方米的谷类,而自身种植需要160亿立方米,通过贸易就能“节水”90亿立方米。


  中国的地下水资源正在耗尽,找水已经找到了300米以下的蓄水地层—该地层的水资源无法再生。含水地层的欠缺会导致谷物歉收,进而引起食物短缺及粮价高涨,最终将水问题迅速转变成饥荒问题。


  印度早在5年前就由小麦(资讯,行情)出口国变成了小麦进口国。2009年8月,印度粮食产量受大旱影响出现大幅度下降,政府无奈之下决定加大粮食进口,但由于担心国际投机客借机哄抬粮食价格,在对外公布采购时间表时十分慎重。迄今为止,中印还算不上在大量进口粮食,但用水消耗量和可承受的水供应量之间的缺口每年都在加大。


  国家间的“水战争”早已上升为政治问题,而国内的“水战争”除了在性质上与之有所区别外,在基本表现形式上则大致无二。因为南北地理气候的不同特点,“水战争”在中国呈现出不同的形式。


  北方由于水资源匮乏,水战争表现为激烈的护水和夺水行动。最极端的案例是山西、河北、河南三省对漳河水资源的争夺。2009年12月,河北涉县沿岸16万人联名上书至当地政府,质疑山西方面以建电站为名修建下交漳水库,希望有关部门及时制止该行动。否则,大量径流量将被拦截在山西省境内,位于清漳河下游的涉县40万人的“命脉”将被斩断。


  历史上,三省在这一带爆发过多次冲突,甚至出现过建国以来最大的炸毁水利工程事件。1992年8月22日,在数十次刨损炸毁支渠之后,涉县白芟村几十位村民趁着夜色,背负着数千斤炸药,炸毁了河南林县人民在太行山腰上的悬崖峭壁上凿成的长达1500公里的伟大工程—“人造天河”红旗渠,致使40万人生活断水,震动中央。


  这是争夺漳河水源最极端激烈的表现形式。由于事件特殊、背景复杂,最终不了了之,竟无一人受责。尽管后来中央设立了由水利部直辖的漳河上游管理局,但漳河两岸的水事纠纷仍时有爆发。


  南方水资源丰富,水战争表现为另一种形式—水电产业与农业、航运业等其它产业以及环保事业的争夺。换句话说,北方缺水尚可称天灾,南方缺水则基本是人祸。


  中国大量河流发源于青藏高原,从上游到下游之间存在巨大落差,是开发水电最理想的场所。在能源短缺的大背景下,中国于2000年放开了水电投资,允许大型电力资本和社会资本投资建设电站,就此掀起一轮西南水电开发狂潮。


  


来源:中国企业家

我的评论  中国水工业网网友留言只代表中国水工业网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水工业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热点专题推荐            更多
同济大学发布会
中国水工业电子周刊隆重推出
同济大学水工业技术信息中心
2010污水深度处理国际峰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