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水工业网 > 行业资讯 > 行业企业动态 >
北京排水集团 凌晨排水管线开始清淤
中国水工业网|时间:2014-05-26 12:13     编辑:张洋

本报记者 刘宇鑫

 

  今日零时,一排橙色的抢险作业灯光,刺破了琉璃厂南新华街的宁静夜色。北京排水集团一分公司养护班班长张扬跳下抢险车,手持聚光灯、铁钩,招呼几位队员把抽水泵、送风机这些几十斤重的大件儿卸车,直奔马路东侧辅路上的污水井。


  这条80米长的管线清淤要在月底前完成,而北京排水集团今年计划清疏排水管网1826公里,将着重解决城中心区老旧合流方沟和淤泥超过管径20%管道淤堵问题。而东西城地下230公里的方沟,担负着70%的雨水排水任务,其中需要清淤的41公里老旧方沟中,一半以上都是跟南新华街一样是“工龄”超过50年的“老大难”。


  跟在张扬身后的,都是个头儿不高的小伙子。怎么就没个高个儿的?“个儿高了,在井底干活哈不下腰啊。”张扬一边说着,双手握着铁钩子勾住井盖上的扣眼。


  “哗啦”一声,井盖被拉开,两根粗橡胶管被队员塞进了3米多深的井下,同时,与这两根直径四五十厘米的管道相连的送风机和抽水泵开启。轰隆隆的马达响声,让张扬的现场指挥成了喊话:“这段管线的井口附近,几乎被塞满且淤堵物比较硬,再先进的机械设备到了这儿也没用,只能靠咱们下去人工清淘。”


  “这条管道上游连着虎坊桥区域的居民区和众多商户,下游连接着和平门主管线,我干排水也有几年了,从没听说这条方沟清过淤。”张扬说着,把强光手电筒的光线打进井口,井下一米半左右露出了一个高1.3米、宽80厘米的“青石洞”,由一块块城砖大小的石块垒成了一个长方形截面方沟。井底灰绿色的污水虽然流速不快,却没过了方沟高度的一半。“管道内的淤泥淤堵高度超过1米,到了汛期下大雨,很容易发生淤堵。”


  10分钟后,抽水泵已经让井下污水的高度降低了一多半,即将下井的清淤工人刘晨光虽然只有二十出头,准备工作却非常细致:已经在胸口和腰间绑好了安全绳,下井前还不忘把呼吸器的护目镜擦一遍,“即使打开头灯,井下也只能看一两米的范围,对"眼神儿"要求比较高。”


  在胸前别上步话机和气体检测仪,穿上连体皮衣裤防水服,戴上防毒面具一般的呼吸器,刘晨光手持短铁锹,顺着井壁上的把手,一步一挪地下到3米深的井底。在他下井前,送风机已经提前在下面喷射了10多分钟新鲜空气。


  刚一下到底,井底松软的黑色淤泥就没过了刘晨光的脚面,他用铁锹把脚边的污泥往塑料桶里盛。能盛5公斤淤泥的桶,七八下就被装满。这只是最轻松的部分,一会儿进入排水管道中,那里的淤泥因为没有水已经变得干涸,只能用铁锹往下抠。“方沟只有1米多高,人在里面只能蹲着干活。”张扬话音未落,在井底忙活完的刘晨光,一猫腰钻进了横向的排水方沟,开始匍匐前进。在淤泥和污水的包围中,他一手撑地,一手举起铁锹,把管壁上的黏着物都刨下来,直到铁镐尖再也戳不进去了,他就回头把桶拽到自己跟前,用手把眼前的淤泥填进空桶,之后再使劲一拉绳子,示意井上工人把淤泥运上去。


  养护工人每个班是半个小时,刘晨光只向前推进了不到半米。井下又闷又热,再加上一身厚重的行头,此时就连他呼吸器上的护目镜,都被汗水打湿了。


  “为了不影响交通,每天我们清淤的时间只能安排在零时至凌晨五时,每人能拉上来二三十公斤的泥坨子。”张扬说。


  挖完了干泥,方沟中部的湿泥跟着露了出来。刘晨光的“替班”是一辆清淤车,排水工人需要把它的“长鼻子”带进管道。


  张扬带着“长鼻子”下井后,双手握住顶端半米长、直径约20厘米的不锈钢“鼻子”,往“矮墙”上一顶,水花四溅,墙体瞬间崩塌。同时,井上的几位管道养护工都跪在地上,弯曲膝盖压住橡胶吸泥管,立刻感受到了泥块、石块与管道碰撞传来的震动。


  吸泥车的外形如同一辆水泥罐车,在它火速“增援”后,这条方沟的清淤速度明显加快,到今日凌晨5时,清淤工人已经向前推进了10多米。人机结合,确保这条长80米的方沟能在汛期到来前完成清理。


  北京排水集团有关负责人介绍,去年重点解决了北小河流域、育慧北路地区管线淤堵问题。今年已在汛前展开管网淤泥清淘,目前已完成清淤750公里,清淘出4000立方米淤泥,清淘雨水箅子23万个,确保汛期来临前,全市重点地区雨水管网畅通。




来源:北京日报

我的评论  中国水工业网网友留言只代表中国水工业网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水工业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热点专题推荐            更多
同济大学发布会
中国水工业电子周刊隆重推出
同济大学水工业技术信息中心
2010污水深度处理国际峰会